小麦之乡与小麦芬芳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8-09-08 13:47

当我坐在从广州到北京的火车上,望着长江两岸、中原腹地和无边无际的黄黄成熟小麦时,我在想,是时候在河南南部的广山之乡过忙碌的农耕季节了。我家乡的小麦快要变黄了。一种藏在心里的焦虑让我有点烦躁不安。

回忆起童年,麦黄,两个爷爷展现出难得的笑脸,总是出现在眼前,多少让我有些难过平静。当我们的小朋友们跑得无影无踪时,小人物消失在麦浪的层层,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或多或少会让我震惊!鸟的声音在匆忙中压榨!每当小麦成熟的时候,我就会想起离家乡很长一段时间,小麦和小麦的芬芳!

在我的记忆中,当麦子是黄色的时候,我总能看到七十多岁的第二位先生站在山脊上,高举山羊胡子,深邃明亮的眼睛,看着满是黄色、橙色和橙色谷物的麦波。像刀刻着纵纹的脸上散开的笑容,如果他捏了一些耳朵,放在手掌上,用双手扭着耳朵,吹掉麦子,嘴里还嚼了几粒麦子,第二爷爷麦子成熟了吗?远处传来村民们的笑声!二爷爷,庄严哼哼,今年麦子好香啊!在我的记忆中,第二位师父,一年有两次,脸上挂着笑容,收获小麦和修剪稻子。吃的不够多的一天,可以让人大胆的吃到美味而饱满的白大馒头,那是多么羡慕的事情啊!我想,第二代人,土地和食物都有这么深的感情,能还他们什么?无论如何,这个惯用双手的人在波涛中徘徊,就像一个孩子躺在他母亲的怀里,笑着。二师父的笑声和布谷鸟的呼唤,时间已经远近了,啊!小麦是黄色的,小麦是芳香的。第二位祖父面带微笑。我们孩子像鸟儿一样快乐啊,小麦成熟的麦子芬芳!

每当麦子成熟的时候,我们的小伴侣就会坐在她的脚下,听着她永远不会讲的动人的故事。司迈说,在日本鬼怪进村之前,我们老百姓一夜之间就把小麦收起来藏起来了。别想从我们手里拿走一粒粮食,小恶魔。是的,我们,红色的广山,革命的土地,为了共和国的胜利献出了数十万宝贵的生命,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想。司奈告诉我们,刘邓的军队跳进大别山的那个月,他们组织了一支特别的队伍支援前线,把家里所有的麦子都送到部队里去,使人民解放军能够迅速解放全国人民,人民生活得很好。话虽如此,四乳在眼角闪烁着泪珠,她的话语久久,现在想起也会让我感慨不已!家乡的小麦黄,家乡的小麦芬芳!

记忆中总能看到麦子成熟的身影,父亲忙碌的身影,却没有看到父亲的微笑,总是看到他蹲在麦堆旁,烟熏着,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我从妈妈的烹饪材料中学到了一切。为了给我们的孩子足够的食物,母亲总是在细面粉中杂耍,在一篮子麦麸之后,搅拌成沙漠,当我们的孩子们吞食时,美味而甜蜜的食物,我看到我父亲眼中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辛苦工作,怎么种植粮食的农民还不够吃啊?我父亲伤心的脸什么时候笑了?家乡小麦黄,家乡小麦苦!

又到了小麦黄的季节。那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大别山,吹到我家。全村都在村子里的一棵老槐树下,听着县长们传达的好消息。从此,宁静的山村开始沸腾。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开始说话和笑。在师的第一年,我跟随我的父亲,他挑选了100多斤优质小麦。我拿着一个小袋子到巨山粮食站去卖粮食。那座巨大的监狱里堆积如山的粮仓里挤满了粮食农。这种风景画使父亲的理想成真,父亲微笑!家乡的小麦黄了,家乡的麦子笑了!我默默的祝福这一幕将永远是啊!

现在每当我读到,唐代诗人白居易从来不知道炎热,但珍惜夏天。在品尝各种美食,聆听美丽的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同时,我会默默地思考一些问题,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对我来说,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但我很确定,这是这些痛苦的过去,只是点缀了那些平淡的日子,让我苍白的童年有一个值得回忆的故事。

在我家乡麦黄的季节,我多么想回到你东森游戏注册身边,亲吻那芬芳的麦子,在那无边的麦浪中翻滚几句话,给我一点时间,我想牵着你温暖的手,直到生命的尽头!家乡的麦黄,家乡的麦子芬芳!

小麦之乡与小麦芬芳

2011年5月,北京

    上一篇:亲爱的,我说祝你生日快乐,请记住微笑,快乐
    下一篇: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