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老岩谭”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8-11-29 10:03

以前,我住在一个有100个家庭的村庄里,近1000人,成千上万的牲畜。村子里有水井、磨坊、牛房和一个古老的堰池。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个扶手椅窝里,左边和右边有一座小山,接着是一个上升的山坡,这个村庄就像电影院的看台。村子前面有一大片地,那边有一条大河。对整个村庄来说,更方便的出口是在村入口的右边,唯一的井是在出口的起点。水井旁边是村子里唯一的大池塘,被它的父亲称为堰。

目前还不清楚扬坦岛是什么时候在村子入口处建造的,但他们说他们的祖先在建它的时候挖出来的。游泳池是方形的,有两三英亩大,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渭滩岭是出村的主要道路。但堰涨了井也塌了。堰池在环椅的右扶手外,井在环椅右侧扶手的末端。池边有一百二十亩的旱地和三五英亩的稻田。在井边的水池边,长着一棵高大的鬼柳树,树冠就像一把展开的雨伞,整个水井和半个堰池的树荫照耀着。水池的南面是一条小溪,溪流从西南角的三棵柳树流入堰中。在水深处有不止一个人,水很差,水是封闭的,而且永不干涸。

村庄入口处的古堰池是村庄的大盆地。平日,村民下班回来时,总要到村口的堰池去洗,把里面的泥土洗掉,清理挖回来的野菜和猪草,村里的老堰池就是村里的大坑。每天,每一所新收获大麻和刚砍伐家具木料的房子都要把它沉入堰中一段时间;村子口的旧水池是村里的驴子和牛的大茶碗。一年到头,村里的驴子、牛和牛一天喝两次水。驴子,牛的前腿刚刚进入水池,它们吱吱地走进海里喝水。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担心驴子,母牛是否会一口气喝下一池水,所以我仍然清楚地听到了饮用水的吱吱声。

老岩湖的主要功能不是灌溉农田,而是洗刷家具、洗猪草、灌溉树木、喝牲畜和泥、建房屋等。村民不能在池塘里洗澡(当然不能控制孩子),不能在池塘里洗衣服(尤其是儿童的尿布和内衣),也不能把垃圾倒进池塘。

虽然村民们有三种习惯,但鹅和鸭子都不在乎,就好像村子前面的微山是他们的家一样。大雁和野鸭似乎不知道白天或黑夜。他们可以在堰里玩一整天。厌倦了在翼拱下玩头,浮在水面上睡觉,从来不想家的时候。鸡肉好一点。天黑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走自己的路。另一方面,鹅和鸭子不叫。他们不知道怎么回家。别回家。黄鼠狼和偷鸭贼晚上都会这么做。那么,每一天,每个孩子必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堰上取他的鹅和鸭子。他们的小主人来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也没有买。通常这一边放逐另一边,那边放逐这一边,石头越多,越粗糙,他们游得越多。许多放逐鸭子的孩子在堰边大声喊叫。

老盐滩村口最繁忙的时候,是每年春节前。当时,家里所有的人(家庭主妇)或孩子们都被要求把已经坐了一年的桌子、椅子和长凳、盖着锅碗瓢盆的锅碗瓢盆和长期隐藏的萝卜和卷心菜放在一起。把堰拿来洗干净。没有木纹桌和板凳,平底锅打过(以前的家具没有油漆),经过一些浸泡,洗后总能晒干,洁白亮丽。大头菜和卷心菜在烹饪前必须用水洗净,但它们是干净的和白色的。新年总是美好的,虽然天气很冷,但是为了迎接新年,孩子们和大人们总是很开心。大人和孩子们一高兴,整个堰湖就跟着兴奋起来。

一年到头,除了冬冬节的严寒,村子里的岩滩就像一幕白色的黑幕,不时地反映出各种栩栩如生的画面:有的学生上学,有的村民反对采摘、犁、耙、赶牛羊失业。有些人把满是红薯、绿叶和杂草的碎苗、大日本瓜和小甘薯篮子撬回村里,还有人扛着犁耙到牛后面喊着回家。偶尔也会有干部骑自行车来。书包篮子给亲戚简单的说,只要有人走过堤岸的堰池,银行就显得特别活跃和兴奋,村里的人嘴里等着老人和孩子们也很开心。

我家乡的“老岩谭”

如果奔腾河属于群山,那么家乡村庄口的平静池就属于家。村庄入口处的老岩池是一个村庄的四项基本设施之一(水井、堰池、磨坊和牛舍)。没有堰池、房子、庭院、树木、牲畜,甚至村庄的家具,就不可能顺利出生,也无法在良好的条件下生存。因此,没有堰的村庄并不是一个完整或完美的村庄。

啊,村里的老堰池,你像祖母的眼睛一样深情地看着过去。你已经看到了晚归的老爷爷的锄头,你母亲入口处的花椅,以及村庄的变迁。现在,村子入口处的旧堰池已经填满了一个建好的停车场,但整个村子都空荡荡的,几乎是空荡荡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想念我家乡村子口的老烟滩!

    上一篇:在我身边流泪
    下一篇:“岭蓝”社会实践小组宣传和调查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