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交加的夜晚,背后的繁荣,的哀伤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8-10-04 23:39

秋天的季节,宁静的夜晚,熙熙攘攘的城市,冰冷的雨点下着一片细雨,心底那一抹淡淡的伤感悄悄地倾泻在我的心里,一堆旧的记忆疯狂的成长,一幕新的伤痕给我的眼睛。在远方,时光飞逝,宁静的老道,记忆的海洋,谁唱出了爱的心声:只要每个人都给予一点爱,世界就会变成一个美好的世界;近看,在拥挤的街道上,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色彩,脆弱的生命在攀爬中无能为力,吹着口哨,传递着无数的盲眼,怎么没有一滴雨有温暖?

无边无际的天空,犹豫不决的不稳定的脚步,我空虚的眼睛没有透过寒冷的目光,我们失去了什么?撇开这座城市的繁荣不说,我们还剩下什么?黑暗,来到我身边,无形的呼喊压迫着我,我无法呼吸,我感到寒冷,胸口紧握疼痛。在我的脑海中,仍是萌芽的花骨片枯萎,伴随着花叶永远在湿冷的黄土中枯萎。

夜幕下,高楼、街灯、树木、车流逐渐消失,模糊,月光阴冷雨夜,巨大的银幕,那伤感的故事打开了,情节不多,只有开始,才能结束。望着,我透过秋水望去,却看不见边缘,只有任何一盏闪亮的光都变暗了,然后就昏暗了。

过去的街道上,高大的梧桐树笑着遮挡阳光,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家乡的小巷。有时,一辆简陋的马车害怕车辙会覆盖蚂蚁;当有好孩子用拐杖领着老妇人;老实人走在同一条街;有时带着奇怪的微笑走过温暖的冬天;街上有顽皮的孩子向飘扬的红旗敬礼。

今天的街道,寒风袭人,感受到双倍的寂寞,落叶,却找不到根部的栖息角落,零散的黄色,冷雨会把黄色咀嚼成尘埃,最终无影无踪。那些冰冷的心,坚强的脸庞,早在冬天。街上的每一块瓷砖,我都不敢碰,也许其中一个会牵连到我的痛苦,它会让我的脸部肌肉抽搐痛!

你看,墙角有一双动人的眼睛,一两首欢快的歌,一双小手还抱着湿漉漉的泥巴,不远处,不计其数的恶毒的眼睛盯着她,一双严厉的批评她的幼稚,一双严禁她不得不学会漠不关心,其中一只无情地带着她去教书。注意一点,有很多,很多!

寒雨交加的夜晚,背后的繁荣,的哀伤

在雨中漫步,是那些匆忙的脚印把新鲜的绿色抛出,拥挤的人群坍塌了在时间和空间上停靠的绿色石桥。无数人跌入熙熙攘攘东森平台的沼泽地,无法自拔,偶尔强壮的韩寒被无数的手牵扯进来。结果,无数人习惯了生活在沼泽里,懒散、颓废、冷酷地看着世界,因为忙碌所以喜欢,因为忙碌所以满脸假笑。一场不可预知的暴风雨突然袭来,打破了最后一层白纸的底部,喧嚣的背后传来了夜空中的哀伤声,街道的声音在喧嚣中,打破了你的耳膜。

我想打开一扇窗户,我想找个地方说,我坚持醒来睡在大街上,挂在梧桐树上。我无动于衷地对匆忙的人群说话;我举起手,用一种我从未注意到的空洞的神态挥手。当我一次又一次地看着窗户,那扇窗户,无情地被迫关上,我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推开,继续推开,但我终于发现,推是毫无意义的!

随着雨越来越大,我把脚抬到了一家情爱茶馆,那里还点着蜡烛。店主穿着一件粗糙的灰色外套,那套中山装很旧。好心的女主人在接受她鞋子的鞋底时哼着那首遥远的歌谣:这是心灵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世界的春风,幸福的花朵遍地绽放!我点了一杯爱的茶,坐在烛光下,发现我是店里唯一的客人!

嘿这残秋,世界是如此的繁荣,我是如此的悲伤。

    上一篇:几年的时间,一个的掌握
    下一篇:生命中难以忍受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