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难以忍受的光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8-10-08 10:25

生活就像写小说。与自己有关的故事构成了整部小说的内容。任何人都试着用多样性来填满它。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通常很简单,而且太枯燥。一个是工作,另一个是婚姻。然后出生,再到老,最后到西方。什么是人生?一种倾向于简单或平淡的休闲?还是说是对理性觉醒后生存的恐惧?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为青春而骄傲,充满了坚持的激情。问题是这种依恋是一只无头鹰。漫无目的。

青春就像一根火柴棒,除了那一刻的磨光,似乎只有蜷缩在余烬之后。如果是这样的话(结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把它擦亮呢?因为贪婪不是鬼魂的冲动还是激情?

我们许多人的青春是如此短暂。我们只有青春,却没有方向感。在年轻的岁月里,激情冲淡了心灵,直到激情在生命的王泱中逐渐褪色。

生活,仅此而已!

一直以来都是寻求解脱。从无知、绝望甚至损失中解脱出东森游戏来。如果解放真的能使生活成为一种圆满,那就算了吧。问题是,解放越多,就越有清醒、孤独和痛苦的一步,就越重。我们的生活从头到尾都被奴役。

看上去?他们从一开始就别无选择。

米兰昆德拉说生命不够光明。他说的话毫无意义!

光是一种自由的状态。

我们追求个人意志的自由,但不知不觉地给自己增添了难以忍受的不幸。

但我们不愿放弃追求自己意志自由的机会。

放弃意味着愿意让自己变得平凡。这与青春背道而驰!

青年的痛苦只是实现个人意志价值和征服集体意志之间的一种损失。

一个混乱的人很容易向集体意志屈服,这是年轻人的不幸。

生命中难以忍受的光

如果你放弃了你的生命之光并赋予它以它的重量,那会发生什么呢?

昆德拉说,在严酷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温和的生活,也许重的比轻的轻。

也许他是对的。积极参与生活规则,无私地娱乐,可能是一种个人价值的存在。但问题是,我们对表达的欲望是贪婪的。他日复一日地在雅典广场游荡,用他的智慧揭露世界的无知,这样他们才能更接近真理,走到智慧之殿。

你可能会说,苏格拉底是个人意志的自我表达,我们在集体意志下互相温暖。我们的个人意志是对我们自己的存在的满足。

问题是,既然这是个人的意愿,它必须是独一无二的。至少,在一个充满民意的世界里,它是否应该有一点辉煌呢?否则,我们的个人意志难道不被淹没在意志力的溪流中而失去它的价值吗?

因为一切都是相对的。因此,没有绝对的存在。

既然没有绝对的存在,生命中就没有绝对的价值。那么,我们是自由地遵循价值,还是让自己适应我们认为独特的价值呢?

从这一点可以清楚地看出,恐惧只是源于我们对我们追随者的价值自由的怀疑。

自我决定的价值?我们陷入了不可救药的困境。

他是地狱!当萨特这样说的时候,他陷入了这种矛盾和痛苦的生活中。

作为存在主义大师,萨特似乎在欺骗自己。他主张在参与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存在。但是当他被集体意志打败时,他悲叹个人自由意志的美。

生活,无论是轻的还是重的,都需要我们有很强的宽容。否则,不管是轻的还是重的,都是难以忍受的。

温和地说,这是我们和现实之间的竞争。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憧憬。

沉重,是我们肩负的一种责任或使命。这是生活的反映。

2012年编写\/14

    上一篇:寒雨交加的夜晚,背后的繁荣,的哀伤
    下一篇:生活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