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艺术观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9-02-04 23:29

作为物质文化遗产的历史遗产,它是人类实践的产物。通过对物质的继承,我们不仅看到了事物之美的演变,而且更加生动多彩应该是美丽精神世界的活动和万物的创造者。正如马克思所说,自然不会建造机器。、机车、铁路、电报、主轴机等。它们是人类劳动的产物,人类将控制自然的器官,自然界人类活动的器官,人类手中创造的人类心灵器官,以及物化的智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所有物质文物都是最敏感的,反映了人们的实践活动和人类文化的发展历史。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物质文化遗存的焦点。那就是探索物质文化遗产与实践主体之间的关系。

马克思、恩格斯研究了人类社会的整个历史,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考察了文化发展的轨迹,科学地分析了文化生产和发展的历史过程。揭示其历史舞台的文化精髓。这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一个鲜明特征。这一特征充分体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物质文物的论述中。

论中国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艺术观

首先,恩格斯认为,在创造人类物质文化和人类能力的同时,共同发展。例如,他指出和尚的手从来没有做过最笨拙的石刀,一个人用手将第一块石头变成刀子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与这一时期相比,我们所知道的历史时期是微不足道的。但决定性的一步已经完成:手是免费的。在谈到劳动在将猿类转化为人类中的作用时,恩格斯补充说,手不仅是劳动的器官,也是劳动的产物。只有通过劳动,我们才能适应人类不断变化的手部动作,才能在此基础上创作拉斐尔的绘画,托尔沃尔德森的雕塑似乎传递了魔力。也就是说,人的实践能力在创造性劳动中逐渐得到改善。物质文化遗产是以人类实践能力的历史发展为基础的,是人类文化创造的痕迹和结果。

论中国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艺术观

其次,物质文化遗产反映了人类独特的创造力。马克思说,蜘蛛的活动与织工的活动相似。蜜蜂建造蜂窝的能力使许多建筑师感到羞愧。但是最疯狂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更强大,并且在用蜜蜡建造蜂巢之前,他在脑海中建造了它。在劳动过程结束时获得的结果已经存在于劳动过程开始时的劳动者面前,也就是说,它已经在概念上存在。换句话说,物质和文化意志是由人的意图和概念产生的,它们在形成之前就有明确的目的。恩格斯同意,指英国、法国、瑞士、比利时和德国南部的洞穴中的文化层,它们没有抛光,但设计和制造合理。设计是人们制造工具之前的概念,制造是一种具体的方法和过程。换句话说,物质文物的形成与人们在实践中遵循的理性原则和科学原则密切相关。第三,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实践进步史的见证。恩格斯指出,东森平台注册在人类默默无闻的中间阶段,人们不受气候和地区的限制,不使用鱼作食物并使用火;他们在河流和海岸,甚至是散落在各大洲的大部分土地的未知存在,这种移民的证据。新的土地,积极的欲望探索,以及摩擦和燃烧技术,提供新的食物:热灰和燃烧器中的烤淀粉砧木和块茎,未经翻新的粗石工具和土壤炉。它是这一阶段的典型物质和文物。人类进入野蛮时代的低谷,并在许多地方发现了石器时代晚期研讨会的无可争议的遗骸,表明工具制造的进步和武器工具制造的特殊技能可能导致临时分工。

恩格斯在“德国古代史”一文中讨论了大国民移民前德国人的进步。他说,在德国大陆历史数据中断后,我们获得了一系列其他更清晰的历史资料,包括我们研究的许多文物。恩格斯在第二世纪的、中使用了玻璃珐琅、香料瓶和罗马墓葬。硬币、罗马金属制品、粘土灯等证明罗马和德国沿易北河有贸易路线,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是在这条道路上进行的。

当恩格斯看到塔什堡和尼达姆湿地出土的文物时,他不仅发现了罗马人的挖掘,还发现了许多当地制造的物品,几乎完全保存在泥炭水中。他们令人惊讶地描绘了三世纪上半叶的北日耳曼金属编织和造船业。在塔什堡的遗物中用铁丝制成的锁不仅反映了人们的劳动条件和劳动强度,而且反映了当地金属工业的突然高水平。此外,约瑟夫·李约瑟出土了一艘70英尺8-9英尺长的柞蚕船。它建于公元三世纪初,非常适合在海上航行。所有这些论点都支持德国人在大规模移民之前取得更快进展的结论。商业传播给他们并激励当地工业为他们带来工业产品罗马,虽然模仿罗马风格,独立发展。

上述马克思恩格斯话语充分体现了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对人类文化发展史的重要性。

在英国的印度统治中,马克思指出,印度人非常喜欢装饰品,即使是那些在最低级别几乎赤身裸体的人,也经常戴着一对金耳环,脖子上戴着某种黄金首饰。戒指在手指和脚趾上也很常见。在这里,耳环和戒指不是物质生活的必需品,它们反映了人类对美的需求。然而,马克思的分析表明,印度黄金饰品的流行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欧洲自古以来就已经获得了优质的印度纺织品,并运输贵金属进行交换。这为当地的金匠提供了原材料,使他们能够根据自己的审美偏好开始最早的艺术创作。揭示这一背景表明,作为一个革命思想家,马云自己从审美范围上关注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它主要是关于社会历史中美与美的产生和运动的规律。首先,恩格斯认为,随着人类物质生产的发展,审美趣味逐渐提高。他说,从、法国、瑞士、比利时和德国南部的洞穴中发现的文化水平,这些工具属于后者时代,并对某些项目做了更详细的说明。我们有时会看到非常生动的动物画,如驯鹿,毛皮大象,生牛,海豹,鲸鱼等。还有裸体角色狩猎图像,甚至是原始的雕刻角落。这表明人们的审美情趣与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具有关。它是生产和生活的原始记录,也是劳动过程中情感生活和审美意识的初始表达。

从第三世纪开始,日耳曼地区日益先进的金属工业在五世纪末以一种普遍笨拙的整体物体的形式发展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可以发现它具有很高的艺术性。 Witty,部分由罗马人模仿,通常指按钮、扣和特定形状的胸针。在大英博物馆,Ashfair海边的按钮与英国同样的按钮同时展出,它们可能来自同一个车间。这些产品的风格虽然往往具有鲜明的本地色彩,但基本相同,从瑞典到下游的多瑙河,从黑海到法国和英国。这些物质和文化遗产为我们提供的东森娱乐平台信息是物品装饰的变化和单独装饰的外观。笨拙物品的高度艺术性装饰证明了罗马审美情趣的影响力很大,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对独立装饰的需求。

其次,恩格斯强调物质文物中提出的审美观念是衡量人类文化发展水平和历史阶段的重要标准,也反映了文化心理和审美倾向的变化。在“古代日耳曼史”中,恩格斯列举了德国人出土的历史遗物:青铜或金银饰品:颈饰、头饰、手镯、戒指和按钮类似于我们的胸针。在化妆品中,我们发现梳子、蝎子、耳塞和罗马金币分布在很多地方。恩格斯认为,这些表明德国人不再鄙视金银物品,而是改变对罗马货币的漠不关心,罗马货币在整个日耳曼语中的流通。至于化妆品,它们存在的事实只意味着这些人的习俗开始发生根本变化。精致的纺织品、漂亮的平底鞋和精美的套装表明,这是一个比日耳曼时代的提契诺州更高的文化阶段。同时,也证实了民族文化心理和审美倾向的变化。

第三,马克思具体探讨了金银作为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审美价值。马克思指出,在商品流通的初始阶段,只有剩余部分的使用价值被转换成货币。通过这种方式,金银自然成为这种多余或财富的社会表现形式,金银的储存价值应运而生。金和银的质量很柔软,可以从硬币变成条状,从条带变为奢华形式。因此,黄金和白银相对于其他商品的优势不受固定的、特定使用形式的限制。这种自由处理功能不仅使金银存储的形式更加灵活,而且为人们创造和影响人们的审美情感创造了空间。因此,黄金和白银不仅在负面意义上是盈余,也就是说,没有并且可以生存,而它们的审美属性使它们成为满足奢侈品需求的天然材料、装饰、辉煌的、。简而言之,它成为盈余和财富的积极形式。它们可以说是在地下世界中发现的自然光。银是所有光的天然混合物,而金是最强的红色。色彩的感觉是最常见的美学形式。因此,作为一种特殊形式的物质文物,金银,除了直接存储形式外,还具有漂亮的存储形式,有机地结合了人们的存储动机、,具有欲望和审美需求。无论是在财富还是美学方面,它们都是心理学的普遍物理形式。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发展史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一的对应关系。物质文化遗产将受到许多其他因素的影响。这表明了文化和历史发展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一是经济结构和阶级因素。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古代亚洲人、埃及人、伊辛斯基等大型建筑,显示出简单合作的巨大作用。过去,除了民用和军用开支外,这些亚洲国家还有过剩的生存手段,可用于华丽或实用的建筑物。这些国家可以控制几乎所有非农业人口的武器,这些生存手段的唯一剩余力量完全在于君主和牧师,因此他们可以在全国各地建造宏伟的古迹,他们可以移动巨大的雕像和巨大的重量,携带它们的能力是惊人的。在这一地区滥杀滥伤几乎都是人工 - 我们看到巨大的珊瑚礁从海底升起,形成岛屿和陆地,因为有权引导这些人建造这些巨大的建筑物。马克思指出,上述大规模合作是建立在统治和从属的直接基础之上的,其中大多数是以奴隶制为基础的。由此产生的物质文化遗产基本上是政治统治和经济剥削的结果。它是被压迫阶级剩余劳动力转化的一种形式。

第二是种族迁移、历史中断等因素。毫无疑问,物质和文化遗存与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但是,物质文化遗产能否准确反映人们的生活时间?、位置、技术、科学知识还是发明?如上所述,恩格斯对德国金属生产的检验表明,他们已经从亚洲国家获得了金属使用的知识;他们也可能了解金属采矿和金属加工。但是,测试中没有硬币来证明他们的年龄。在一世纪的文物中没有当地制造的金属物品,只有罗马金属;如果日耳曼有自己的金属加工业,那么如何运输大量的罗马金属制品呢?什么?因此,恩格斯认为,在德国古代模具、中发现的未完成的青铜铸件和青铜铸造废料很可能是前日耳曼时代的遗骸和流浪的伊托兹基青铜铸件的遗骸。德国人在一世纪没有或几乎没有从事金属加工。恩格斯的研究表明,并非所有物质文物都能准确反映具体时期,特定地区人们的技术水平、民族迁移、历史中断等因素可能对其产生重大影响。

    上一篇:加强商业银行劳务派遣制度管理
    下一篇:国有商业银行公开发行的经济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