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禅菩提花语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8-09-06 10:14

远处的红尘,决意逃离,到了水的一边,米云岩一边,拿着一盏绿灯点亮梦时,静静地在菩提树下沉思,收集了一片温柔的花朵,化成了素白芬芳的纸;一种静谧的禅调,要求着浮生的安定。熟人在熙熙攘攘中,分别在冷漠中;只想一个人独处,就像一朵清澈的荷花,生活在静水中,任一只蜜蜂蝴蝶翩翩起舞,迷人;然而,一颗心坚定地守护着,卓子禅宗。红尘潜入水中,悠闲婉转的歌声,几声红尘烟雨,吹湿了眉毛间的目光。青山小雨,紫燕飘飞,望着浩瀚的宇宙,看到一段尘埃落定的命运,但命运注定是劫掠的次数。

谁是前世的救恩,谁是今生的命运延续。透过丛的刺凉薄,重水返爱,一条路远离春花与秋月的必然变化。带着一缕微风,带着一种花语,一颗心的芬芳,一片前缘,找到一颗温暖的心,静静的隐藏着。千年梦,满布青苔,500年前留下一粒莲子,开了一颗心痛与忧愁,心佛,镜心水,隐心沁香,若心静谧,每一季都是春暖花开,花儿盛开,都是禅宗开悟的叙述。

那一年,几代人轮回,来到你的红色世界。清清楚楚,读你的微笑,读你温柔的微风,读你的清香略醉甘甜,很感受岁月沉淀的淡漠。平淡的时光,静静地守护着安然,装点着水韵流淌的卷轴,享受着宁静,聆听着雨滴清脆的声音;一种悠闲的仙境,云雾也感染着淡淡的禅意。除了尘埃落定的心,拿着一本没有文字的书,甜蜜的心,飘逸如莲花。坐在一个红润的世界角落里,生命的心开始的简单,在菩提花开的时候,静静地写着清宁;顿悟的等待,也完成了不毛之地千年的誓言。

冷月冷,绿灯掌;从禅卷为伴,寂寞依偎寒。一扇清凉的月光,偶尔一阵寒风,墨水芬芳的书桌,飘浮着淡淡的芬芳.风月盈小楼,溪流有仙迹;飘梦醒来,只有一条溪流的高山水,一架钢琴互相认识。煮沸治病,磨香,执始,图为念;不要忘了沉默和遥远的守约。心中沉默寡言,想到了静怡,清欢味,自逃独品。这时,河轻轻地飘过了桥,遇到了一朵繁盛的花;风送桃花,芬芳的花儿到处都是,静静地染了我的素食者的衣服。爱明亮的反映禅宗的环境,一份绿色的音符仙瑶,一颗禅宗的心,轻轻地在月光下潜入一潭水里。

收集世界的烟雾,引领一缕平淡的光年,沙漠西风一声不响,谁仍在世界上的道路上摇摇欲坠。所有的过去,打开一朵荷花的掌心,淡淡的岁月尘埃的芬芳。一朵花一次又一次地在一起,每一天都像生命的最后一天一样,还有什么可以放弃的吗?还有什么不关心的?清末循环,充满温馨的感觉;心香幽暗,清风舒适。星星点点的黄昏,由于尘埃,出了轻柔的花朵;最后,花儿进入大海,花儿溢满了暖意。

江山沧桑的暮色中,只有一点醉意,悠扬的禅宗音乐,勾勒出世界的烟和烟的灵魂。等待回忆打开茶,过去在无声的哭声中,谁在轮回中渐渐醒来,隐约看到破碎的美梦。安静的萧声,寂寞的冰弦,禅宗的声音卷曲,清澈的心;轻盈地扭着一朵普蒂花,拿着一朵纤细的花作笔,勾勒出一幅简单的婆罗门心图,啊,问那红尘的痛苦翻腾。“不要问冷雨回来,不要问哪里生错了,而是祈求安稳:独处入风,心入禅。”

跟着烟雾的声音划过河岸,穿过暮色,穿过疲惫的鸟儿,穿过眼波,穿过红尘,终于到达了彼岸纵横交错的田野的繁荣时期。傅琴捕捉月亮,尘埃落定;拾起一片风缠绵的忧伤,经过桃花凋零的时候,哈彭斯在青山中朦胧的穆林。高山长水宽阔的红尘岸边,西夏余醉醺醺的暮色,想要被惊慌失措的普通人静默,流淌着的都是模糊的投入。熊听雨打到浮萍破碎的心阴,忍着看落花不归,最后,半个秋词,一片冰冷而稀薄的忧伤;结束了开悟,汇合心成佛,静默转换。

冰魂玉魂,心如镜,按温柔脉脉,修复一片平静的水。岁月的风和霜染了白发,世界从苍老的春心里,花儿依然珍藏,东森游戏花儿不愁,万物来来去去,不伤感的心情,看着千百年。拂去心尘,心敬莲花,不染纤维尘,月光消散醉人的芬芳,绽放美丽的梦。风不会使湖心起皱

温暖的涟漪和浮生的倒影。

林禅菩提花语

离开世界,一股雨点和红尘,沉思,安顿;心在云与水之间,用一抹天空黎光,序下一段来世的序曲,如果心是安全的,哪里都是禅宗。

水照在花的阴影上,菩萨的心照耀着;霜月满了张伯丽的亭子,禅意的意思是苏莲的被子。

注:原花瓣雨露。笔名:绿色,花Xi Yan。

    上一篇:网络梦中的蝗虫
    下一篇:对雪的思考(夏凉学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