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国际私法中弱者利益的保护

作者:黄明文 来源:推广部 时间:2019-01-18 14:14

论国际私法中弱者利益的保护

保护弱者是法律中人类文明的明确体现。从宪法、民法典、刑法到程序法,保护弱者的利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立法目的。随着人权保护概念的日益普及,在法律领域加强了保护弱者利益的立法。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在涉外民商事领域保护弱者的利益尤为重要。因此,从国际私法的角度来看,保护弱者的利益更为迫切和现实。

一,弱者的定义

(1)国际私法中弱者的定义

有人认为,国际私法领域的弱者是指在外国商业关系中处于弱势或弱势地位的政党。其他人认为,在某些社会关系中,弱者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屈光清教授认为,国际私法的弱点是指在涉外民商事法律关系中需要特殊法律保护的弱势群体。因此,弱者是一个相对的,流动的概念。

(2)弱者的法律特征

虽然很难明确界定弱者,但他们仍然有一些共同特征。一些学者从以下五个方面将弱者的法律特征概括为多重身份。、法律定性、定性。转型、独立性、社会性:有些人认为弱者有以下七个法律特征:多重性、合法性、可变性、独立性、社会性、相对性和无法识别。本文认为,国际私法的弱点有四个不同的法律特征。

首先,弱身份的相对性。例如,由于个人的弱势地位被定义在一个范围内,不能说女性是弱者,但在婚姻和家庭领域,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说是弱者。如果在消费领域,如果女性不是消费者,那么她并不弱。如果妇女在消费者合同领域处于弱势地位,那不是因为她的性别。相反,她处于消费者相对于制片人的位置。

其次,弱势群体的身份是多变的,例如已婚家庭中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作为一名受抚养人,未成年子女通常处于弱势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年人和无行为能力的父母处于弱势地位。

第三,弱者的身份是独立的。虽然弱势主要取决于市场力量、生理值、等因素,但与强势相比总是处于劣势。然而,弱者是法律地位的独立概念。它不依靠强者,也可以独立决定是否与强者确定法律关系。

第四,弱者有不确定性。由于不同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不同,对国际私法领域弱者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例如,很难界定家属和弱者的家属,这使得研究国际私法中弱者的保护更加困难。(3)弱者的类型

由于弱者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概念,理论上,在国际私法的任何领域都可能存在弱势群体,但在实践中,国际私法的弱点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女性、子女、采用者、监护人、婚姻和家庭关系中的家属;第二,合同中的特定方,如雇佣合同中的雇员、消费者合同中的消费者合同、参保保险合同;第三,受害人在侵权关系中,如侵权人的产品责任。

第二,保护弱者的意义。

作为社会制度的主要价值,尤其是法律中的正义价值,正义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在分析正义的含义时,罗尔斯将自由与平等这两个价值观结合起来,提出了两个基本原则。首先,每个人都应享有与其他人享有的类似自由相一致的最广泛的基本自由的平等权利:第二,将安排社会和经济不平等,以便人们可以合理地期望这些自由将使每个人受益。并使他们的立场和义务对所有人开放。第一个原则优于第二个原则。他认为实质正义是目的,而正式正义只是实现实质正义的一种方式。法律正义体现在实体正义和正式正义中。随着时代的发展,实体正义变得越来越重要。在国际私法领域也是如此。

论国际私法中弱者利益的保护

区分原则标志着国际私法理论的诞生。根据萨维尼的理论,国际私法的首要任务是根据法律关系的性质找到国际私法关系的地域基础,并通过指出冲突规则来确定适用的法律。或者,萨维尼认为,国际私法只是法律适用的法律,不应考虑适用法律的实质内容。怀疑论者认为,萨维尼的方法并不关注实质正义。不可否认的是,应该确定法律,不应放弃判决结果的一致性。同时,如何使法律适用公平公正是国际私法立法必须考虑的问题。换句话说,冲突法不再是一种自我封闭的中立机制。为了保持其法律确定性,冲突正义和判决结果的一致性,它还应该具有法律灵活性,在实体法中将正义考虑在内。和相关的利益。

例如,在美国,在美国法律冲突的前夕,最高法院改变了对古典法律选择理论的态度。就阿拉斯加包装工人协会诉劳工委员会和太平洋雇主保险公司诉劳工委员会而言,最高法院没有坚持加强对工人保护的先例。相反,就业发生的状态和发生损害的状态可以提供法律救济,因为两国都有足够的利益来执行其劳动赔偿法中体现的政策。此外,这两个案例表明,在州际案件中,其他联系因素也可能为当地法律的适用提供法律依据。这些先例标志着最高法院对宪法与法律冲突之间关系的态度转变。在美国劳动力流动性增加的背景下,这些案件的实际效果是加强对工人的保护。通过允许多个州劳动委员会实行平行劳工管辖权,最高法院确保州际雇员可以轻松选择争议解决地点。如果与工作有关的事故与一个以上的州有关,受伤的员工可以选择在符合其最佳利益的州内主张权利。换句话说,最高法院鼓励选择场地。虽然传统观点认为这种方法不可行,但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除了影响司法实践外,最高法院的裁决也在理论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们已经证明,劳动报酬的重要领域不需要选择法治,从而极大地促进了美国冲突法的重新定位。可以看出,为了公正起见,有必要放弃或放宽既定准则的要求。国际私法之间的关系很复杂。这决定了当我们研究国际私法时,我们不能将所有国际私法视为同一个人。我们应该从客观事实出发,面对国际私法的分歧。要关注特殊的个人,强调实质正义,改变传统的国际私法调整方法,纠正司法不公的情况。

简而言之,作为特殊法律部门的国际私法具有其独特的系统和方法。其余的法律在保护弱者利益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因此,有必要通过国际私法保护弱者的利益。在社会生活中实现人权的基本形式是将人权从适当的权利转变为合法权利,然后从合法权利转变为产权。从法律到法律,我们才能真正保护弱者的利益。

(1)直接法

在国际私法中保护弱者利益的方法可分为直接法和间接法。直接保护方法是通过达成同意,包括国际公约、双边条约和国内立法,直接保护弱者的利益。例如,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1954“无国籍人地位公约”等。这两项公约都规定了对难民和无国籍人的法律保护。因此,难民和无国籍人的具体权利主要包括:非歧视、国民待遇、连续个人身份、知识产权、诉讼、工资、业务、福利、教育、社会保障、迁移自由等。因此,以国际公约的形式直接界定弱者的权利是非常有效的,但它是非常有限的。弱势群体的直接保护主要存在于国内立法中。

从立法的角度来看,直接适用的法律包括对公共利益和公共政策的考虑,对弱者的保护应该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直接保护方法也有其缺点。由于统一实体规范不能完全取代冲突规范,其应用领域非常有限。例如,在外国婚姻的继承中,由于其强烈的个人性质,不同国家的规定是不一样的。由于不同国家和国家具有深远的历史传统和习俗,这些领域没有统一的实体法。因此,在这些领域,仍然需要通过法律冲突规范进行调整。

(2)间接保护方法

1.保护性冲突规范

屈光清教授将保护性冲突的规范定义为旨在保护一方的适用规范。保护冲突规范不是单一类型的冲突规范,而是具有从实体位置的角度保护特定方的意义。该定义的目的是将其与有利于弱者的法则用作系数公式的情况区分开来。本文认为,保护冲突规范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限制,另一种是赋予特定当事人法律选择的权利。适用的冲突法法的颁布是一个分水岭,它将弱者的权利保护从一般原则提升到外国婚姻和家庭三项原则的新阶段。涉外合同和涉外侵权行为反映了对弱者利益的保护。在关于婚姻和家庭的章节中,规定了以下三种情况。首先,第25条反映了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人身和财产关系,这体现了优惠原则的典型应用。二是建立对涉外关系中家属权益的保护。见第29条:第三条是保护外国监护关系中的病房权利,见第30条。第二是保护涉外合同领域弱者的权益。消费者居住法、法律规定的商品和服务、劳动者的工作地法、雇主的主要营业地法、劳务派遣法。第45条提到的外国侵权的第三个方面规定了产品责任的具体适用规则,这是向特定当事方转让法律选择的典型体现。

(二)评估中国立法的现状

“适用法律”体现了三个主要领域对弱者权益的保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与此同时,保护弱者仍有许多不足之处。

首先,弱者的概念和范围没有明确界定。由于弱者身份的不确定性很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定义和方法来识别弱者,国际私法不能真正保护弱者。因此,国际私法必须首先明确界定弱者的概念和标准:在弱者范围内,弱势群体的更广泛范围是国际私法发展的趋势。将弱者的保护限制在传统领域显然是不合理的。在实践中,外交保单持有人和交通事故受害者的法律也很薄弱。有必要将其纳入国际私法范围,特别是法律适用法律的保护范围。

    上一篇:新时期财税法核心范畴研究
    下一篇:论企业文化在企业战略发展中的作用